特斯拉丧钟为谁而鸣?

  经过十几年的拼博,特斯拉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,拥有众多诚实拥趸。但在高端乘用车市场,特斯拉的品质、品牌仍然难与奔驰、宝马抗衡,而在中低端市场则没有敌手。

  2017年,特斯拉创纪录地亏损22亿美元,Model S/Model X销量下滑,Model 3产能上不去,大规模召回以及马斯克乖张的言行,令股价大幅跳水,52周最低价比最高价低63%。

  与此同时,特斯拉债券交易价格暴跌,收益率达8.6%,而一年前发行时仅为5.3%。股价和债券收益率的表现都折射出特斯拉面临的危机。

  被称为“中国特斯拉”的蔚来,曾经希望200亿美元甚至370亿美元估值,最终却以64亿美元估值发行了新股。仅仅三个交易日,蔚来就经历了首日盘中破发、次日大涨75.76%、第三日暴跌14.66%。

  发行规模小且筹码高度集中,市面上可以流通的股票很少,股价很容易上蹿下跳。

  回到电动车,如果特斯拉度过危机的概率为70%,蔚来们的存活概率则小于10%。

  从2005年1月手工打造出第一辆原型车开始,特斯拉已磕磕绊绊地走过了12个年头。

  2017年,特斯拉营收118亿美元,较2014年增长267.7%,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4.3%。截至2018年6月末,特斯拉汽车业务累计取得334.6亿美元销售收入。

  制造成本分为变动成本(Variable Cost)和固定成本(Fixed Cost),前者与产量成正比、后者在一定范围内保持不变。

  零部件、人工 、能耗是生产汽车的变动成本,而厂房租赁、设备折旧,开模具、调试生产线、培训员工等费用,与产量“脱钩”。

  特斯拉毛利润率长期保持在20%以上,看来生产设备、设施利用率比较高,充分摊低了固定成本。

  2017年,Model S和Model X交付超过10万辆,毛利润达22亿美元,但毛利润率降到18.9%,显然受到Model 3的影响。

  2017年7月才开始交付,特斯拉仅确认1764辆Model 3的销售收入,但厂房、设备、模具、调试等项固定成本一分也不能少。新车型不仅没有毛利润,还拉低了总体毛率。

  2017年,毛利润率进一步降至14.5%,值得警惕。按照计划,尽管Model 3价格亲民毛利润率仍能达到20%,但良品率低、召回(规模达12万辆,几乎“全军覆没”)可能让这一切泡汤。

特斯拉丧钟为谁而鸣?

  2018年6月,单周产量突破5000辆,7月各周产量保持在这一水平。特斯拉希望8月底能达到单周6000辆。

  2018年保质保量交付10万辆Model 3,2019年交付其余40万辆订单中的大部分,特斯拉将渡过此劫,2020年有望实现盈利。

  2018年上半年,蔚来销售收入、销售成本分别为4440万元和1.86亿,根据ES8车价推算大约交付了100辆,每辆成本181万。

  假设每辆ES8的变动成本占售价的80%,可粗略推算出“蔚来—江淮”项目每年的固定成本为18亿。盈亏平衡销量为2万辆/年,达产后(每年5万辆)毛利润率约12%。

  但根据特斯拉的经验,毛利润率20%仍然无法摆脱亏损。所以,蔚来的盈利没有时间表!

  毛利润不高,研发、市场及行政费用不低,特斯拉亏钱世人皆知,最近六个季度经营亏损率在8.6%~18.2%之间,均值18.0%(每获得10亿美元营收,经营亏损1.8亿美元)。

  凭良心说,这样的亏损率远非触目惊心,某些中概公司经营亏损率动辄超过100%。比如趣头条,2018年H1市场费用是广告收入的125%。拼多多2017年经营亏损率亦达34%。

特斯拉丧钟为谁而鸣?

  2016年Q3 Model X开始交付,2017年是特斯拉高歌猛进的一年,但净亏损达到创纪录的22亿美元,亏损率19%。

  2018年H1亏损15亿美元,亏损率21%,看来2018年净亏损额又要创纪录。

特斯拉丧钟为谁而鸣?

  仅仅是亏损还不至于让特斯拉资金如此捉襟见肘。2017特斯拉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6065万美元,仅为营收的0.52%。22亿美元净亏损看起来吓人,其实经营活动现金流控制得相当好。

  2018年H1,特斯拉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突增到5.28亿美元,占营收的7.13%,与毛利润率下降一样,这是令投资人担心的迹象,需要尽快扭转。